北京pk10
福建省

每年数百万吨废旧铅蓄电池流入“地下产业链”

作者:四川 来源:四川新闻 时间:2019-01-01

原标题:每年数百万吨废旧铅蓄电池流入“地下产业链”

  大量含铅废酸就地倾倒,拆解工人缺少基本防护;城乡接合部筑土炉冶炼,停工1年仍气味刺鼻……江苏淮安近日查处的一处非法铅冶炼点,4名嫌疑人一年半非法获利超过1000万元,当地恢复生态至少需要2000万元。

  我国是世界最大的铅蓄电池生产国和消费国,铅蓄电池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比重超过40%。行业公认,铅蓄电池生产过程中造成的环境污染隐患可防可治可控,而非法回收处置环节的污染形势十分严重。

  受利益驱动,加之回收体系不完善等因素影响,近年来废旧铅蓄电池非法回收、暴力拆解、土法冶炼案件屡打不绝,污染触目惊心。业内权威人士表示,每年我国至少超过60%的废旧铅蓄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,数十万吨含铅废酸被直接倾倒,废旧铅蓄电池回收处置体系亟待完善。

  非法回收处置屡打不绝

  污染触目惊心

  从江苏淮安市中心城区驾车,行驶约半小时,来到淮阴区袁集乡,拐进一条偏僻无名的乡间道路,再行驶约十分钟,越过盐河,在一片荒芜的堤岸边,一座破旧不堪、四面漏风的工厂就矗立在这里,周围无人家,无田地。

  这是淮安市查处的一处非法铅冶炼点。虽然停工已一年,但厂区空气中的味道依然刺鼻,地面上散堆着一些黑色乳胶状物。这个非法冶炼点由一个大厂房和几间工人宿舍组成,紧邻盐河。盐河是淮安境内重要河流,河流穿城而过。厂房内,两个土炉已被拆除,留下两个大坑和一堆防火砖。四周窗户上还依然挂着黑色的帘子。

  据淮安市清江浦区检察机关办案人员介绍,这是非法冶炼中犯罪嫌疑人挂的,目的是为了防止外人看见里面的生产状况。经环保部门调查,这一片土地和水都已被严重污染,污染物主要是重金属和酸。

  这一非法铅冶炼点于2016年3月设立,2017年9月被查。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共投入130万元,雇佣30余人,先后设立7个隐蔽拆解点,在不同乡镇回收、拆解、冶炼废旧铅蓄电池。

  2016年发布的《国家危险废物名录》规定,除铅蓄电池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渣和废水处理污泥外,铅蓄电池回收过程产生的废渣、含重金属污泥,经拆散、破碎、杂碎后分类收集的铅蓄电池也属于危险废物。

  据检察机关提供的数据,其间有账可查的记录显示,嫌疑人共非法拆解废旧铅蓄电池15000余吨。初步调查显示,嫌疑人获利1000万余元,但经南京大学环境规划研究所评估,涉案几个区域生态环境的修复费用至少需要2000万元。

  目前,淮安当地正计划通过公益诉讼、财政拨付环保基金等多种手段筹措资金,对受污染的土壤等进行生态修复。

  超六成流入非正规渠道

  一些企业暗中大量采购

  在查办这一案件的同时,淮安市还查处了另一起非法回收、处置废旧铅蓄电池案件,非法收购的废旧铅蓄电池达14000余吨。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以“铅、电池、拆解、污染”为关键词搜索刑事案件时发现,2014年以来,查办的类似案件有121起,主要分布于山东、河南、浙江、河北等地。

  “我国正进入一个电池报废高峰期,年铅蓄电池理论报废量超过600万吨。”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铅锌分会副理事长马永刚说,保守估算,超过60%的废旧铅蓄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。

  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秘书长高延莉告诉记者,通过正规渠道回收的比例不到30%,大部分废旧铅蓄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。另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比例高达80%。

  山西省公安厅2018年初查处的一处非法冶炼废旧铅蓄电池窝点,涉及跨省转运废旧铅蓄电池。两名犯罪嫌疑人从河北等地收集废旧铅蓄电池,转运到大同市天镇县夏家沟村一养殖场内,非法拆解、熔炼废旧铅蓄电池,并在夏家沟村随意排放污染物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铅蓄电池平均使用寿命为2年左右,电池由74%的铅及其化合物、20%的硫酸、6%的塑料构成,具有较高的资源回收利用价值。据透露,大部分非法冶炼的再生铅最终回到了铅蓄电池生产企业,一些铅蓄电池企业为降成本,暗中大量采购非法再生铅。

  工信部赛迪研究院、京津冀蓄电池环保产业联盟等机构此前一项联合调研显示:京津冀地区废旧铅蓄电池回收80%掌握在非法社会源渠道,正规电池生产企业回收量非常小,且正规再生铅企业80%的原料来自非法社会源渠道。

  受非法企业挤压

  正规企业“吃不饱”

  大量废旧铅蓄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的同时,正规处理企业陷入“吃不饱”的困境。数据显示,早在2015年底时,我国废旧铅蓄电池处理能力就已达720万吨,但再生铅实际产量只有178万吨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